博班趣事多:2米23巨汉打车困难 坐飞机曾差点吓哭

身高2米23,臂展2米34,体重131公斤,博班马扬诺维奇是NBA现役球员中的超级大块头。自从2015年进入NBA,这位大个子用他的热情、友善的性格以及任劳任怨的比赛作风赢得了无数人的喜爱。几乎所有认识博班的人都对其赞不绝口,堪称好好先生。

“他很难相处,不幽默,不是好队友,不爱训练,不好调教,是更衣室破坏者,一个毒瘤,”曾经执教博班的马刺主帅波波维奇开起了玩笑,“不不,他是最好的人之一,你们都知道的。”下面让我们走近博班的身边的人,看看他们心目中的博班到底是怎样的人。

马库斯莫里斯:你难免会有心情不好的一天。这很正常。但看起来博班从来没有这样。

斯坦范甘迪:有一年休赛期,他正在球馆训练,我妻子的外甥女和外甥来了。他们都很小,当然他们也都对博班的大块头充满敬畏。我将孩子们介绍给博班,然后接了一个电话离开了两分钟。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将一个孩子放在自己头上,另外两个孩子放在肩膀上。孩子们现在还经常谈起见到博班的情形。

莱恩布罗科夫:他会和每个人充满兴趣地交流。我认为他就是想要找人聊天。他很擅长和人沟通,真的想要与人深层次沟通。

奥斯汀里弗斯:他很真诚。有很多人对你态度很绅士,但是你无法确定是否真诚,是否仅仅是扮演这个角色。博班的爱是真诚的。那就是为什么人们这么喜爱他。他就是这样,当他对你很绅士,向你的父母问好,他是满怀真诚的。

波波维奇:他是一个很特别、体贴、充满爱心并且内心强大的人。他是比所有人料想的更优秀的球员。你无法找到一个更职业、更好的队友。

里克卡莱尔:我们得将博班踢出球馆,真的几乎每天都这样,他几乎每天都超量训练。

斯坦范甘迪:我们没有禁止他训练或者将他关在外面,但是我们真的不得不和他谈了关于训练过量的事。

马特邦纳:在马刺队,我们会有闭馆休息日,即便你想要进去训练,教练组想要每个人离开球馆一天,休息一下。在一个漫长的赛季需要让你适当从篮球方面跳离出来。而博班他不接受这个,他仍然会在休息日进球馆训练好几个小时。教练会把球馆锁了,这样他无法进入,强迫他去休息。

亚伦格雷:他想要练习举重,他想要进行体能训练,他想要进行有球训练,我没见过像他这样的球员。

马克西克勒贝尔:我们的教练组最终都拿他没办法了,因为他想要训练,“我还能做其他训练吗?我能训练这个吗?”他就像是永远不会疲倦。

布罗科夫:我有一次走过去和力量体能教练们说话,博班把教练们惹恼了。他想要用一台机器训练。他们告诉博班“博班,你早上已经用这机器练过了,你没必要一天练两次”。

迈克斯科特:我确信她的体脂率是5%或者6%,他不断训练,他不像是300磅肥肉的大块头,他是一个肌肉男。

库班:关于博班我最震惊的一件事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脱下自己的T恤,不小心撕碎了。

亚伦格雷:我和马利克阿伦,一个帮助他在球队训练前训练,另一个帮助他球队训练结束后训练。当我们完成工作回到办公室写训练日志。博班会再次到球场,他会将投篮教练也带出去。当我们去了自助餐厅,我们仍然听到球砸地砰砰响声,他会在球场和投篮教练一起训练。

加里纳利:我们准备一起去吃午饭,球队在11点训练,午餐时间是1点半或者两点。我都回家了,等啊等,他在4点半打来电话说:“我准备去吃午饭了。”我说:“兄弟,我早吃过了,现在是4点半。”他几乎每天都这样。

托比亚斯哈里斯:他在飞机上是最差,有点荒唐可笑。有几次我感觉自己像是父母一样让他明白坐飞机没事。我记得有一次这样告诉他:“如果真要发生撞机,那也是没办法。”而他几乎都要开始哭了。我心里想:“哦,伙计,他真的不喜欢坐飞机。”

丹尼格林:我通常在飞机上坐在他相邻位置,我不得不给他选择放电影看,让他不对坐飞机感到恐惧。他会看一边又一遍看同一部电影,一直在笑。但是当飞机出现抖动,他会非常害怕。

凯尔安德森:他在NBA第一个赛季的初期,我在飞机上喝一罐姜汁汽水,他问我那是什么,他此前没有喝过。我让他也来一罐。那个赛季剩余比赛坐飞机的时候,他都要喝姜汁汽水。他爱上了姜汁汽水,是我让他爱上的。

安东尼托利弗:我没有注意到这个,但这是真的。回想一下,当问到“你想喝点什么?”姜汁汽水,在飞机上每次都这样。

约翰康莫多洛斯(活塞装备经理):当他来到活塞的时候,我说我们需要给他来一件4XL双倍的外套,他说“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得到一件。”我真的给了他冬季款外套,很适合他。他高兴坏了。

托拜亚斯哈里斯:我们用优步叫了一辆车,一辆英菲尼迪开了过来,我说:“我们去不了了,他进不去。”

琼卢尔:我记得有几次有人用优步叫车,并不是特别小的车,是福特Taurus或者什么的。车开来了,而他直接走开了说:“不不,我坐不进去。”我们劝说:“别别,博班,我们把座位挪挪。所以他一直对优步的观感不好。”

卡明斯基:我第一次和博班对位的时候,是在圣安东尼打客场,泰勒汉斯布鲁是我们队的球员。博班上场了,站到了罚球线边,我想要和他说话,这时候汉斯布鲁说了:“这是我人生中见到块头最大的球员。”

克勒贝尔:他是一位拥有中锋躯体的控卫。他想要跑快攻,支配进攻,投三分球等等。

杰罗姆罗宾逊:他能传球,他能够看见一切,他让你拉开空间。

亚伦格雷:他会来个不看人传球,他会突然来这个,我的意思是,这在比赛中已经发生过多次了。有趣的是,大家知道会出现这情况。他在录像课上开始道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对不起,看下一段,前进吧,看下一段。”你懂得,斯坦范甘迪这时候笑了,然后说:“好的,博班,我们再倒回去看。”你的球队有这样一位自由风格的球员会很有趣。

卡明斯基:这是联盟流传的一个说法。塞尔维亚人都这么高,他们不需要任何后卫。你看看博班、约基奇、别利察,所有塞尔维亚人真的很高。我的家庭有塞尔维亚血统。所以我告诉他:“怎么了,我的塞尔维亚大兄弟!”我告诉他可以打得分后卫,我会是控卫。”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